踩着70℃的地面奔跑是怎样的体验?

踩着70℃的地面奔跑是怎样的体验?
不好意思啊,这么热的天,还让你们看这种画风。 不过其实小编是这样想的:今天索性讲个热到炸裂的,让坚持夏练的跑友们倒吸一口凉气提提神。 // 地球上最热的马拉松 // 伊朗丝路极限马拉松 和朋友聊到这个赛事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朋友就炸了: 我:“这个地方超级热,70度。” 朋友:“神马!怎么可能!这怎么跑啊!外面35度!已经热成这样了!” 是滴,70度,我们都很难想象对不对。 △ 这里是全球最热的地方 ISRU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沙漠中的超长距离马拉松赛,2016年首次开赛,已举办了5届,首届赛事设定了250和150公里的组别,现在已调整为200和120公里的组别。 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小编, 沙漠 + 超马,这样的组合我不陌生。 比如,被誉为“地球上以双脚参与的最艰苦赛事”的 撒哈拉沙漠马拉松,6日内,穿越156英里的沙漠,“盐田、岩石山、废弃的城镇、沙丘、无限的沙丘、沙暴、滚烫的空气……宛如一个有风景的烤箱。”这样的描述也无法道尽参赛者们真实的感受。 △ 穿越无垠的撒哈拉沙漠 又比如,听名字就吓掉一半胆的 恶水超马,在北美最低点,死亡谷恶水盆地举办,选手们要在3日内完成135英里路程,海拔从-85米到2,533米,一日中温差超过20度,极端温度超过50℃,被认为是全世界最虐的比赛。 △ 恶水超马;指示牌:极端高温,危险 然而ISRU表示,看我的厉害。 的确厉害——ISRU的举办地在伊朗的卢特沙漠。 这个就面积而言仅排名全球第26位的“小”沙漠有个了不得的纪录: 2003年到2010年,NASA经由人造卫星“水”上的中分辨率成像光谱仪,曾测得 全球地表最高温位于卢特沙漠,达到70.7 °C! 名副其实的“地球最热的地方”。 △ 卢特沙漠 一个叫XRO的组织创办了这场世界上最热的马拉松。 他们很有自信,一定会有人来跑,因为这里是神秘的中东,是世界遗产丝绸之路; 因为卢特沙漠迷人的环境:不仅有沙丘,还有壮观的风蚀地貌,岩石可达数百米高,形态嶙峋,被风侵蚀的表层呈现鲸鱼脊背般光滑的质地,连绵起伏,看上去就像成群的海豚跃出水面; 此处还有一条盐河经过,创造了一片盐沼,甚至还能看到盐水瀑布; 当然,最有说服力的理由是—— “这里是地球最热点,所以一定会有人来挑战的。” △ 卢特沙漠一景 好吧,我觉得,能跑这种比赛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热环境下的跑步,随着大量流汗,体液快速蒸发,血液浓稠度上升,进入心脏循环的血液量下降,心率和体温都会升高,人的直观感受就是难过,容易胸闷疲劳,呼吸不畅,肌肉乏力……更何况是极限高温下跑步,对参赛者要求一定很高! 然而,官方的参赛要求是这样的: 年满18,健康,选手必须在比赛前至少一个月将体检证明寄到组织机构说明你的身体状况和健康水平。 WHAT?! 再具体点的描述就是: 请确保你能“适应”这场比赛,不仅仅指肉体,更指精神层面: 你会面临难以忍受的困境,分分钟想弃赛掉头回家吹空调; 你会负重,极度疲劳,陷入焦虑; 在帐篷里休息的时间甚至也不会比在外面跑更好过。 但是,只要你清楚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并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那么,我们欢迎你。 欢迎你来体验沙漠独有的奇幻,和一群人分享你的努力和痛苦,成为挚交好友。 2020年赛事将于9月27日开赛,目前仍在注册中,如想参赛,慎重考虑哦。如果你想申请志愿者体验赛事,可以发邮件到wraextremeraces@worldrunningacademy.com,说明你对这次活动的帮助。 △ ISRU,赛中 说白了,跑这样一场极端条件下的马拉松,必要条件并不是有多高的运动能力,这不是一次体育竞技,而是一次 在艰难环境下的求生冒险! ISRU的赛制做到了合理设计,并极尽周全地保障选手的安全。 丝绸之路200公里超级马拉松分为5个赛段,每天30/55公里;卢特沙漠挑战120公里分5个赛段,每天20/25公里,每天赛段结束时所有选手入驻帐篷营地。 选手们可最多负重10公斤的补给,赛道每10公里设置检查点。 运动员将于每天早上离开帐篷营地。在运动员开始日常比赛后,营地将从现场的工作人员处拆除,并在比赛结束时重新组装。每个营地包括:睡眠帐篷、冷热水供应、医疗帐篷(医生、护士和医疗设备)、媒体帐篷(电脑、无线和卫星电话)、四轮马车和转移人员以及营地组装/拆卸。 每天向个人提供约10升冷热饮用水(后者用于准备食物),这些水将在检查站和大本营分发。无论是在比赛期间还是前往大本营,选手都不能使用这些水进行清洗。 赛道上每50米就有路线标记,赛事总监和营地管理人随时待命,所有工作人员都配备无线电联络。 △ 沙漠中的盐河 △帐篷里休息的选手 △沙漠中的赛事标志 参加ISRU,你并没有被要求成为比拼速度的“大神”,你要做到的仅仅是完成每天的赛程,战胜这非比寻常的热,凭你的 坚毅。 很难,但是,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赛事的第一年,有40个勇敢的冒险者参加了ISRU,其中5位是女性。 “对一个第一年举办就拿‘地球最热’吓到别人的比赛来说,还不错。”赛事总监Paolo Barghini说。 △ 意大利人Paolo Barghini 2016年5月2日,比赛第一天,选手们从丝绸之路古驿站出发。 天气时好时坏,40多度的气温算是“相对凉爽”,最热的是第4天,滚烫的热风强劲吹拂,气温达到了50度以上。 赛事总监全程陪同以应对突发情况,比赛进行到第2天时,他决定把起跑时间提早到5点,这一英明的决定给了每个人2个多小时“可以跑起来的’凉爽’的时间”。 每天,所有选手都安全抵达了终点。发生过一些状况:第一天cp2的赛段冠军Mahdi Pejman就因为高温倒下,但他在恢复后仍旧完成了比赛;也有选手选择从250公里组降级到150公里组。 每天,大家抵达营地,在帐篷里熬过了最热的时间之后,夜晚,眺望着沙漠上空的星河,与一同参赛的朋友们聊天,交换彼此的人生经历,一个个难忘的故事写满了荒漠中的时光。 △ 赛前一晚在丝绸之路上的古老驿站度过 △ △ ISRU,赛中 摩洛哥选手Mohamad Ahansal获得了第一届ISRU 250公里组冠军。在挑战过不少极限赛事之后,“这是我跑过的沙漠里最热的一个”,他说。 除了登顶“世界最热”之外,这场比赛还 创造了历史。 在首届比赛,5位参赛的女性中,2位来自伊朗,其中之一是 Mahsa Torabi。 在ISRU举办的一个月前,Torabi报名首届伊朗马拉松,然而因为是女性,因为“男女不同跑”的规定被组委会拒绝,但坚持捍卫自由奔跑权利的她在比赛当天“偷跑”完赛,最终获得了奖牌和主办方的认可。此前,在这个国家,男人和女人共同参加一场跑步比赛是闻所未闻的,Torabi的努力改写了长久以来以宗教信仰为名拒绝女性参加长跑运动的历史。在ISRU上,她以一名正式参赛者的身份完赛,让世界再次认识到,女性和男性可以公平竞争。 △ Torabi战胜了世俗的偏见,完成了她的冒险 几年来,这条赛道上不断出现着女性选手的身影,2018年参赛选手Cristina Cranganu赞美了这次神奇的参赛经历,她说,“并不是所有的公主都穿水晶鞋!” 这场地球最热马拉松的冒险并不是跑步精英们的特权。 就像很多人看着我们跑,觉得马拉松是难以想象的,然而我们都知道,并不是这样。我们选择了跑步,仅此而已。 冒险永远等待开启。 △简单的颁奖典礼 * 本文图片来自赛事官网 END